欧美明星

让大地被鲜血染红美国南北战争邦联第一猛将胡德将军小传

2019-11-08 20:1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864年11月,乔治亚州北部的邦联军军营里,邦联田纳西军团司令胡德将军(James Bell Hood)面对着地图,陷入了沉思,现在应该怎么办?或者说局势是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总统Jefferson Davis和国会会怎么评价自己的表现?

让大地被鲜血染红美国南北战争邦联第一猛将胡德将军小传

约翰·贝尔·胡德将军

胡德将军还非常年轻,仅仅32岁,但从当年7月开始,他却担任了田纳西军团司令,掌握着邦联在西部战场上最强大的野战部队,可以说是他担负着邦联一半的国运。一个肯塔基医生的儿子,在人烟稀少的西部长大,胡德本来是个野小子,健壮,坚韧同时缺乏良好的教育,他的生活的改变是从他进入西点军校开始的。由于底子差,在军校的几年对于胡德来说绝对不轻松,即使在尽力最大的努力,在西点军校1853届毕业的52命学员中,他排名第44,倒数第8。毕业以后,他被分配到第2骑兵团,在广阔的西部对印第安人作战,正是在这些凶险的战斗中,胡德奠定了他的作战风格:凶狠,无情,永远倾向于进攻。毫不奇怪,在这些年,原本在军校默默无闻的胡德开始以勇猛而闻名全军。

让大地被鲜血染红美国南北战争邦联第一猛将胡德将军小传

1870年的西点军校学员队列

1861年,美国内战的爆发打断了胡德的军队生涯,胡德辞去了军职回到了故乡肯塔基,但由于肯塔基亲联邦的和要求独立的势力相持不下,这个州未能宣布独立,于是持有强烈亲南方立场的胡德离开了家,赶到了南方的德克萨斯,在那里他获得了第4德克萨斯团团长的职务,本来地处边疆的德克萨斯人就以彪悍凶猛著称,现在在胡德这个以勇猛著称的长官的调教下,很快这些来自德克萨斯的部队在邦联军队中就出了名。

不久,邦联政府以德克萨斯的第1,4,5德克萨斯团为主体,再加上第18乔治亚团和部分南卡罗来纳的部队组成了一个旅,由提升为准将的胡德担任旅长,这就是威名远扬的王牌部队“德克萨斯”旅,不到一年前,胡德还不过是美国正规军的一个中尉而已。

1862年春夏间的半岛诸战役中,胡德的“德克萨斯”旅经常被罗伯特李将军来作为进攻的矛尖,用来进攻联邦军队最坚固的防线,胡德可以说从来没有让李将军失望过,他的猛烈攻势常常打得联邦军队喘不过气来。当李将军率军进军马里兰时,胡德已经被提升为师长了。

在这次远征中,胡德再次有出色的表现,在那场著名的“大地都让鲜血染红”的安提姆大战中,“石墙”Jackson将军负责的左翼在联邦军的猛攻下有崩溃的危险,奉命驰援的胡德率领全师对已经突入邦联军防线的联邦军队进行迎头反击,在全师伤亡过半的情况下,他硬生生地将兵力占优势的联邦军打了回去,一举挽回了败局。这一仗下来,即使从不轻易称赞人的Jackson将军也夸奖他为邦联军中最出色的将领之一,而另一个邦联军的著名将领Longstreet也对他评价很高,亲昵地称他为“Old Sam”。

让大地被鲜血染红美国南北战争邦联第一猛将胡德将军小传

有“石墙”之称的南军名将托马斯·乔纳森·杰克逊

安提姆之战后不久,胡德被授予少将军衔。在1862年冬的Fredericksburg战役中胡德再次有出色表现,第二年7月胡德随弗吉尼亚军团进军宾夕法尼亚,在那里爆发的那场著名的盖底斯堡战役的第二天,胡德奉命率领他的师攻击联邦军驻守的大小圆顶山,在屡攻不下,部队伤亡很大的情况下,胡德亲临一线指挥,左臂中弹受了重伤,虽然医生尽全力保住了他的手臂,但终其一生,他的左臂失去了大部分的功能。

当弗吉尼亚军团败退回弗吉尼亚后,邦联军的西部战场告急,于是邦联政府决定派遣Longstreet军的两个师(胡德的师为其中之一)驰援西部,其时距离胡德受伤不过两个月,原本正在养伤的胡德可以不参加这次战役,但在部队出发前,老部下们自发地涌入胡德的家请求老长官去指挥他们,难以辜负部下的信任,胡德带着伤再次带队出征,这就是著名的Chickamauga战役。

作为先头部队赶到的胡德师,顽强地挡住了联邦军第一天的攻势,为Longstree的到来争取了时间,第二天在Longstreet的精心计划下,邦联军集中兵力于一点,突破了敌军的防线,联邦军大败。但就在胜利即将到来时,伤势未愈仍然坚持在一线指挥的胡德再次受了重伤,这次是右腿中弹,事后不得不截肢,难以想象以19世纪的医疗水平,一个人可以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连受两次如此重的伤而幸存下来,但身体结实地如同铁打一样的胡德再次恢复了过来。

1863年9月的奇克莫加之战(Battle of Chickamauga)

回到邦联首都Richdmond后,胡德受到了英雄似的欢迎,他现在是处在事业的顶峰,确实以勇猛而言,在内战双方中,胡德绝对可以称作第一。当然不同的声音也是有的,比如说有人说他是“Too much lion Not enough fox”,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有勇无谋,李将军也曾经委婉地表示,胡德绝对是一个第一流的师长,但他不能确定胡德能够合格地担任更高一层的指挥职务。

但战局很快地给了胡德更好的机会,1864年起,邦联的形势急转直下,在西部战场上联邦谢尔曼将军率军直逼亚特兰大,伤愈后的胡德被调往西部担任Johnston将军的田纳西军团属下的一个军长,同时他被授予中将军衔。由于对于Johnston将军未能挡住谢尔曼将军凌厉的迂回攻势的不满 Jefferson Davis把自己信得过的胡德派往西部就是作接替Johnston的准备,当联邦军接近亚特兰大,邦联内部一片“给我们一个能打的将军吧”的呼声中,1864年7月17日,胡德接任田纳西军团司令。猛将胡德一上任,立改Johnston持重谨慎的打法,对谢尔曼发起了一系列凌厉的反击,在上任一个多月中,胡德的田纳西军团伤亡超过了2万人,但结果不但没有阻止住谢尔曼,亚特兰大反而陷入包围之中,最后胡德被迫于8月31日撤离亚特兰大,这是胡德的军事生涯中遭到的第一个重大挫折。

胡德的劲敌,联邦名将威廉·特库塞·谢尔曼

在撤出了亚特兰大后,胡德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认识到以自己当前的实力无法和谢尔曼硬拼,同时看到谢尔曼孤军深入乔治亚的腹地,其后方运输线肯定防御薄弱,于是胡德率军反而向北进军,沿途大肆破坏联邦军的运输线,获得了相当大的战果。谢尔曼的军队一时间有被切断的危险。这样应该可以迫使谢尔曼退兵了吧?但胡德低估了谢尔曼,谢尔曼对于胡德的行动嗤之以鼻,当铁路被切断,给养无法运来的时候,谢尔曼很简单地命令他的部队就地搜刮当地居民的粮食,“乔治亚完全能够养活我的军队”!实际上他现在已经在计划那场“向大海进军”,只是他的这个计划过于大胆,使得林肯总统和格兰特将军都有些迟疑,才使得他暂时还停留在亚特兰大,其间他曾几次派部队追击胡德的部队,但几次落空后,谢尔曼干脆地决定不再为胡德浪费时间。最后在纵火焚烧亚特兰大后不久的11月16日,谢尔曼开始了他的大进军,所到之处,大地化为灰烬!

在得知了谢尔曼的行动后,胡德立刻面临了一个难局,南下追击是不可能的,继续破坏当地的联邦军运输线则既然谢尔曼采取了不为所动的态度,效果也不会太大。那么如果反过来,向北进军,攻入田纳西,在联邦的后方闹个天翻地覆,那么谢尔曼不可能在置之不理了吧!而且在战场形势对于邦联极端不利的时候,这次反攻会极大地鼓舞后方的士气,而且大部分田纳西州是亲南方的,现在只是在联邦的刺刀下,才不得不对北方表示顺从,如果邦联军队北上,那么必定当地居民会立刻倒向南方,这样将大为缓解邦联兵源不际的问题。当然迫使胡德北上的另一个原因是本地已经很难再养活他的田纳西军团数万官兵了。相对于北方,南方原本就是个比较贫穷的农业区,经过这3年多的战争,南方的资源快消耗尽了。单以南北双方军队的军服来看,北方联邦军队是清一色的蓝色军服,服装整齐划一,而南方军队的制服就是五花八门了,运气好的部队还可以得到战争初期邦联政府或所在州政府下发的军服,但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士兵的军服只能自备,这样在邦联军队的行李中可以看到各种款式的衣服,唯一的共同之处是将衣服染成灰色,虽然这个灰色也是深浅不一的,战争中邦联根本无法保证士兵们的服装供应。

1862年李将军的弗吉尼亚军团进军马里兰,当地的居民这样回忆他们是这样发现邦联军队的到来的“我们是先闻到这些叛军,然后才看到他们的”。

如果说弗吉尼亚军团的服装已经如此破烂的话,西部的邦联军队的状况显然更有过之,1863年9月,Longstreet率2个师驰援西部,当地联邦军队是这样发现这些“东部人”的到来,“我们的斥候发现一批叛军,他们的服装比我们对面的叛军要整齐多了!”现在的情况只有更糟,冬天已经到来,胡德的军队有10%以上的人连鞋子都没有。

至于食物,本来作为农业州的田纳西和乔治亚的供应情况要比邦联其他地区好得多,一年多前,随着Longstreet前来西部的弗吉尼亚军团的官兵们对于当地充足的食物喜出望外“我们很久没有吃得这么饱了!”这一切也改变了,现在田纳西军团的主要食物是玉米,硬饼干和少量腌肉,新鲜蔬菜,肉食和咖啡都成了难得一见的稀罕物,即使如此由于供应不及时,部队常常有挨饿的情况发生。这是由于一年多来在田纳西和乔治亚双方军队一系列恶战的结果,这些地区往往双方反复地拉锯争夺,结果是当地居民受到了沉重的磨难。

在战争初期玫瑰色的理想主义逐渐消退后,进入南方各州作战的联邦军队的军纪很差,更糟的是由于供应不足加上战争的失利带来对于前途的幻灭感使得邦联军队的纪律也变得难以掌控了,尤其是在战败后退时,不少邦联士兵令人羞耻地也开始抢劫原本应该是他们保护对象的南方居民(mars注: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情形在1864年以后也发生在东部战场),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是“当邦联军队撤退时,士兵们先来大抢一次,然后联邦军队到来后再大抢一次,等联邦军指挥官控制住局面后,士兵随意抢劫虽然不再发生了,但每时每刻都会派人来征收粮食,马匹,牲畜”在这些双方反复拉锯的地区,这样来上几次,整个地区就“空”了。

由于南北双方都在这里征召成年男子当兵,导致了大量男性劳力的丧失,在联邦宣布解放黑奴后,黑人奴隶大量逃亡,使得只有妇女,儿童们进行耕作,这立刻导致了粮食产量的下降,而即使辛辛苦苦地种下了粮食,等大军一到,牲畜的啃食,人马践踏,很容易导致颗粒无收。

双方交战的炮火使得当地居民的房屋遭到很大破坏,即使那些幸免于炮火的,当联邦军队驻扎下来后,拆房子生火是这些北方军人的拿手好戏,这样尤其是靠近大路的村庄和城镇有时找不到一幢完整的房子,“冬天马上要来了,可是这里只有废墟,废墟”。胡德知道即使进入田纳西要依靠当地人养活他们,仍然是很不可能的。只是有一点,为了准备对于南方的入侵,联邦政府在田纳西集结了大量物质,如果他行动迅速的话,这些物质可以养活他的军队,更何况如果他能够歼灭在田纳西的联邦军主力,或攻占Nashville的话,所造成的巨大影响应该可以迫使林肯召回谢尔曼的部队,假如谢尔曼仍然不肯回头的话,他决心进一步北上,在联邦的深远后方,闹他个天翻地覆!

为了实行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胡德将依靠他的田纳西军团,这个邦联在西部地区最强大的野战部队虽然已经不复全盛时期的风采,但仍然有30000步兵和8000骑兵共38000人的兵力,大部分都是百战老兵。在骑兵上,胡德可以依靠一个非常有传奇色彩的人物,Nathan Bedford Forrest少将,这个战前的大种植主,奴隶贩子,百万富翁(注意是19世纪的百万富翁),在内战爆发后,散去家财来为邦联招募军队,不屑于利用的的上层社会关系,自愿以一个列兵从军,在军队中完全凭能力从普通士兵晋升到将军,他是个天生的骑兵指挥官,智勇双全,在战场上从不令上级失望,西部的邦联军队常常说,东部有Stuart将军,我们这里有Forrest !以我的看法,能力看,Forrest要强于Stuart。对于胡德来说,他需要他的骑兵完成这样几个任务:侦察联邦军队的位置,在联邦军后方进行袭扰和抢夺联邦军囤积的物资。对于完成这些任务,Forrest将军无疑是最佳人选,从后来的情况来看,Forrest再次没有让他的指挥官失望,无疑他确实是一个一流的骑兵指挥官,如果有什么缺点,就是他过于残忍,在攻击联邦军后方的保护公路和铁路的联邦军守备部队时,Forrest总是这样向守军发令“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马上投降,否则一旦我攻破这个据点,我就要把你们全部枪毙!”这可不是虚言恐吓,他的骑兵曾多次枪杀俘虏,尤其当被俘的是黑人士兵时,Forrest会变得格外无情。

注: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是看北朝发布内容。主编原廓,作者北朝网友,欢迎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转载,转载同时需注明出处,若有未注明者取消转载资格。

西地那非片图片

枸橼酸西地那非制剂制备

goldviagra美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